退役軍人王文艮三十余年守護鄉親健康——白衣丹心暖桑梓

退役軍人王文艮三十余年守護鄉親健康——

白衣丹心暖桑梓

■賀 強

一個(gè)夏日,湖北省隨縣厲山鎮東方村衛生室,村醫王文艮剛剛巡診歸來(lái),還沒(méi)來(lái)得及擦去頭上的汗,手機又響了。

電話(huà)是村民姜洪啟的孫女打來(lái)的。92歲的姜洪啟因中風(fēng)長(cháng)期臥床,這天忽然感到心臟不太舒服,孫女趕緊打電話(huà)請王文艮去瞧瞧。

王文艮(左)為村民輸液。劉 波攝

王文艮抹了把頭上的汗,和衛生室其他醫生說(shuō)了一聲,就挎著(zhù)醫藥箱,向姜洪啟家趕去。

微風(fēng)迎面拂過(guò),吹起王文艮的右衣袖,空蕩蕩的。

王文艮曾是一名軍人,18歲入伍到原沈陽(yáng)軍區某部。由于愛(ài)學(xué)習、肯吃苦,他被選送到衛訓隊和部隊醫院接受系統的醫務(wù)培訓,成為連隊衛生員。

1988年,王文艮復員返鄉。那時(shí),村里僅有一名村醫,由于缺醫少藥,村民看病非常不便。

穿上軍裝能戰斗,脫下軍裝能奉獻?!拔以诓筷爩W(xué)了一點(diǎn)醫術(shù),回來(lái)能幫幫鄉親們?!蓖跷聂藁卮瀹斄艘幻遽t,“當過(guò)兵的人,哪里更需要就在哪里干?!睘榱颂岣哚t術(shù),他自費赴隨州衛生學(xué)校學(xué)習,成為一名全科醫生。

王文艮的家鄉位于鄂北丘陵地帶,當地人稱(chēng)“九里崗”,意思是走完村子,要翻過(guò)九道山梁。為了方便出診,王文艮買(mǎi)了一輛自行車(chē)。每到一戶(hù)村民家看病,聽(tīng)到車(chē)鈴鐺響,村民就知道“王醫生來(lái)了”。

一次出診,正逢盛夏天氣炎熱,王文艮翻越一道山梁時(shí),突然眼前一黑,連人帶車(chē)歪倒在路邊。過(guò)了好一會(huì )兒,他才醒過(guò)來(lái),喝了一支葡萄糖,稍微緩了緩神,推起自行車(chē)繼續往村民家里趕。

1995年3月,王文艮出診途中,在山路上連人帶車(chē)墜入田溝,右胳膊一陣陣鉆心的痛。后來(lái),他被確診患了骨肉瘤。當時(shí)的醫療條件只能進(jìn)行截肢手術(shù),他失去了右臂。

醫生沒(méi)了右手,還怎么行醫?正值壯年的王文艮一度消沉。但看到鄉親們仍紛紛請他上門(mén)去“瞧病”,他意識到肩頭的責任。

“鄉親們這么信任我,我不能讓他們失望?!蓖跷聂揲_(kāi)始練習用左手騎車(chē)、“瞧病”——為了練習單手騎車(chē),他一次次摔倒,直到上山下坡穩穩當當;為了能單手輸液、扎針,他的左手指一次次被藥瓶割破;為了用左手寫(xiě)好病歷,他從橫豎撇捺開(kāi)始練起……靠著(zhù)不懈的努力,王文艮重新回到村醫崗位。

東方村由3個(gè)村子合并而來(lái),是厲山鎮較為偏遠落后的村莊,許多青壯年外出打工,村里多是老人和小孩留守?!坝械泥l親生病后就在家撐著(zhù)、拖著(zhù),舍不得花錢(qián)去醫院?!蓖跷聂蘖私忄l親們的難處,盡管自己生活也不寬裕,還是盡量“用便宜、實(shí)用的藥為村民瞧病”,堅持只收基本醫藥費,并且“能免則免,能減則減”。

4月29日,村民甘良俊給王文艮送來(lái)一面寫(xiě)有“醫者仁心”的錦旗。他的父親甘清海90歲,患有多種基礎性疾病,還中過(guò)風(fēng)?!笆峭踽t生經(jīng)常騎車(chē)上門(mén)巡診,父親的身體才能一直維持到現在?!备柿伎〉母屑ぶ橐缬谘员?。

東方村黨支部書(shū)記肖代容說(shuō),全村60歲以上的老人有近800人,現在進(jìn)城看病方便了,但碰到急病,村民還是習慣找“王醫生”,稱(chēng)他是“村里的120”。

“王醫生是個(gè)好人,啥時(shí)候打電話(huà)都是隨叫隨到”“我們生病時(shí)第一個(gè)想到的不是兒女,而是給王醫生打電話(huà)”……金杯銀杯,不如鄉親們的口碑。十里八鄉找王文艮看病的人越來(lái)越多,他手機里存了1400多個(gè)電話(huà)號碼,大多是找他看過(guò)病的村民。

今年春節期間,隨縣遭遇大雪,道路結冰無(wú)法正常通行。接到鄰村78歲村民熊道蘭打來(lái)的求醫電話(huà),王文艮頂著(zhù)大雪,騎著(zhù)電動(dòng)車(chē)出了門(mén)。盡管一路慢行,在一個(gè)拐彎處,車(chē)子還是打滑,滑下了田埂。王文艮給兒子打電話(huà),讓他把電動(dòng)車(chē)推回家,自己步行1個(gè)多小時(shí)趕到熊道蘭的家。

“爸爸心里只有病人?!迸畠和跞跆崞鸶赣H時(shí)說(shuō)道。2016年,王文艮患有高血壓的妻子不小心摔倒暈了過(guò)去,接到電話(huà)時(shí)王文艮正在接診。等他趕去時(shí),妻子已被救護車(chē)送到縣醫院,被診斷為腦出血,留下了后遺癥,至今走路還不穩當。

然而,從小的耳濡目染,還是讓王泉荃在高考填報志愿時(shí)遵從父親的意愿,現在已是隨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的一名醫生。

“鄉村醫生,就是要做鄉親們的健康守護者?!彪S著(zhù)年紀增大,王文艮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加入鄉村醫生的行列,讓更多的“鄉村120”守護在鄉親們身邊。